“文”世界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文”世界/ 正文

微史记 | 乾隆说:“真香”

图片
钱选《三蔬图》,现藏台北故宫。
 
1699年,高士奇归老田园业已两年。
 
他是在詹事府詹事职上退休的,理由是“养母求归”。康熙帝答允了,并特授他这一官职。詹事是专为皇家服务的内务职务。早在24年前,高士奇就在詹事府供职了。一直在康熙帝身边行走。
 
这一年八月五日,高士奇拿出宋末元初钱选的《三蔬图》来观赏。对这幅图,他十分喜爱。当天就在画上题了三首诗,表达了“奉母乐闲居”之情。写完后,他又写道:
 
余园蔬香。得钱舜举三蔬图。甚惬素怀。且落笔写生。迥出画家窠臼。因題三诗。比来日食一菜自甘,此不足为外人道耳。
 
署名:江村高士奇。竹窗。
 
“竹窗”二字是康熙赐他的。那是十年前了。康熙南巡,高士奇陪侍在侧。先是拜谒明孝陵,后到杭州,驾幸高士奇家“西溪山庄”。在这里,康熙特地御书“竹窗”二字赐他。于是,高士奇便以此为字号。
 
圣眷甚隆,但这一年,高士奇是不安的。因为朝中不断有人弹劾他。
 
上一年,山东巡抚张汧拿着银子到京城来行贿,事情败露,供词里提到了高士奇。
 
高士奇官位不高,只是少詹事,但他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多少充当了康熙帝的秘书角色。这个职务让他有了不少捞油水的机会。而高士奇也真的借机组建江浙官僚集团,排除异己。时有“五方宝物归东海,万国金珠供澹人”的民谣流布开来。
 
张汧之事,让言官们抓住了机会。
 
康熙帝密召高士奇入宫,问他果有此事?高士奇也十分坦率,“督抚诸臣,以臣蒙主眷,多有馈遗。其实圣明威福不旁落,臣何能参预一字?在彼诚无益,在臣则寸丝粒粟,皆恩遇中来也。康熙听后“微笑置之”,下旨:此案若严审,牵连人多,勿令滋蔓。高士奇最终从少詹事任上解职,其他职位如修书副总裁等照旧。
 
言官们看在眼里,自然不肯罢休。他们一直为此上书劾奏,请康熙“明正典刑”。康熙极力保全,只好让高士奇“休致回籍”。
 
高士奇回乡后,康熙念念不忘,甚至赐御笔诗扇一把,以示挂念。康熙对高挂念,实是因高颇为得力。30年前,高士奇因赶考未中,滞留京师,得机入国子监就读。这一年宫中关帝庙翻修,高士奇负责重写门楹。匾额上他写:天子重英豪。这五个大字被康熙看中了。高士奇有了咸鱼翻身的机会,得到了帮皇帝誊抄文章的工作。而在日常答问中,什么问题似乎都难不倒高士奇。身边有个活字典,这让康熙帝非常高兴。这也是他离不开高士奇的原因。康熙对身边的人说:“当日初读书,教我之人止云:熟读四书本经而已……后得高士奇,始引诗文正路。他常向我言,诗文各有朝代,一看便知,朕甚疑此言。今朕迩年,探讨家数 ,看诗文便能辨白时代,诗文亦自觉稍进 ,皆高士奇之功……士奇无战功,而朕待之厚 ,以其裨朕学问者大也。”
 
1694年,高士奇再次被召回,奉旨修书,仍入值南书房,跟在康熙帝身边行走。1697年,高士奇“以母养乞归”。这一年高士奇52岁。
 
 
高士奇是鉴赏家,还是一位业余画家。有学者认为,现藏于台北故宫《烟江叠嶂图》应系高士奇临摹本;而北京故宫《林和靖诗意图》也有可能是高士奇所为。
 
高士奇很是喜欢钱选的《三蔬图》。一是因图中的菜蔬,冲淡平和中又有归隐之逸气;二来他见过赵孟頫给钱选题的诗,那首诗他极其喜爱。在这一年的八月十九日,高士奇又展图观赏,将赵孟頫的诗也抄录了上去:
 
天上归来两鬓皤。山园近日竟如何。年年五月黄梅雨。老瓦盆中此味多。
 
归老林泉无外慕。盘中野菜饭黄粮。交游来往休相笑。肉味何如此味长。
 
至治元年五月廿二日,公谢事归来所作也。与余意有合。故书于此。
 
赵孟頫是著名书画家,与钱选同列“吴兴八骏”。宋末元初,钱选隐而不仕,以书画自娱。而赵孟頫却为人所荐,赴京任职,深为皇家所重。直到1319年,才得以借病乞归。
 
同在天子身边,同样借他事归隐,高士奇说“与余意有合”也就不奇怪了。
 
赵孟頫为八贤王赵德芳嫡系子孙,却在元朝做官,这让他有了更多的争议。后世有人记载,至元间,赵孟頫被征做官,功名赫赫,诸人皆依附取官,独钱选齟齬不合,流连诗画以老,盖宋之遗老也。
 
钱选的这幅图后归入大内。盖章狂人乾隆见了,自然不会放过。
 
1754年,乾隆帝用高士奇的韵在画上题了三首诗:
 
留下寻那见草堂,三蔬展尚欲生香,炽然一切有为法,了识何曾者个忘。
 
离披畦畔复篱根,淡味端知胜硕豚,偶忆湖西亲所见,绿含烟甲湿黄昏。
 
玉堂侍从暂家居,博古余闲学圃蔬,此意足惊俗耳目,不堪兼致绝交书。
 
“偶忆湖西亲所见”是回忆他3年前第一次下江南时曾逛遍了杭州城,见过了江南菜圃的样子。
 
1780年,乾隆第五次下江南,又到杭州阅兵,这一年五月才班师回京。这次南巡,他带上了这幅画,暮春时节,大概是在杭州,乾隆又在画上题了三首诗:
 
西湖本有读书堂,行箧携来翰墨香。原系旧臣家弄物,岂真操履守毋忘。
 
瓜菜紫茄各具根,了当淡味胜鸡豚,竹窗重举王孙句,为利颇知令智昏。
 
胜处旬朝驻跸居,云溪即景玩三蔬,可知学圃佐农务,得句遂教帧里书。
 
其中,“原系旧臣家弄物”是说这是高士奇家中的物件;“竹窗重举王孙句,为利颇知令智昏。”前一句是说,高士奇重录赵孟頫的诗在画上,后一句,可能是指赵孟頫出仕元朝,也可能是指高士奇做官时贪渎之事。
 
这幅画,乾隆很是喜欢,在画上盖了不少印章。他还御题四字:
 
秋圃真香。
 
图片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臧磊
 
资料来源:《康熙名臣高士奇的宦海生涯奇观》 徐晨光 《领导科学》 2017年第3期;《高士奇与两例董其昌双包案》 凌利中 《收藏》 2019年第4期。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