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世界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文”世界/ 正文

繁星丨濠北修锁人

◇顾亚红(原创)
护城河旁,有条不甚开阔的路,名濠北路。路北,有一修锁摊。摊无名,修锁人却算得上是个老风流。
 
修锁人一头黑发,茂盛,恣肆,不掺杂色。不修剪,蓄着。蓄到一定程度,还是不剪,寻根橡皮筋,于脑后一拢。
 
这根马尾,足够招摇。修锁人似乎还觉不够拉风,时不时地从塞满刷钩、撞枪、钥匙串的修理台前抬起头,望风一甩。别说,这一甩还真甩出点刘欢的味道来。不过,他可没少惹来老派人的白眼。
 
修锁人的老婆在离修锁摊旁不足10米的地方支一辆破三轮,卖水果。老婆口直心快:“我家老鬼扎马尾是赶时髦?屁!舍不得花几个理发的钱!我命苦哦,嫁这么个抠门老鬼,真是眼睛挨屁打瞎了!”
 
修锁人嘿嘿地笑。只要老婆在,修锁人定然低眉顺眼,就连放屁,都恨不能调成振动模式,哪还敢甩马尾?
 
但,这并不妨碍修锁人晚间华丽变身,成为人人争抢的舞搭子!
 
暮色降临,不管有没有生意,修锁人都会收摊,回家对付两口饭菜,对镜,抹水,梳马尾。再细细剔净指甲缝里黑色的油泥。
 
修锁人的夜生活主场,在社区广场。那里,只要不刮风下雨,每晚都有广场舞。我曾看过修锁人带着舞伴跳探戈。表情严肃,左臂打开,腰背挺直,颈部向上延展,像极了一只骄傲的老天鹅。舞步沉稳,欲进还退,快慢错落。一招一式,还真有点舞场老王子的范儿!
 
单靠修锁,是赚不了几个钱的。不过,别担心,这个拉风的修锁人,其实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斜杠青年”,他会的手艺,多着呢:开锁修锁、配钥匙、修拉链、钉牛仔扣子、打皮带眼儿……如果哪天看到他蹲在别的摊位上帮忙客串修鞋的或者补胎的,我们可真的一点都不吃惊。
 
如此,修锁人几乎成了濠北第一忙人。修锁摊支在那,修锁人通常却在其他地方忙活。不过,真有生意,也误不了。摊位前,有块纸板,在风中欢快地招摇:“人在附近,有需求,打手机……”
 
有一回,我把钥匙锁在了屋里,情急之下,打了110。110派来的“专家”正动员我换锁呢,修锁人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也来了。不说话,他抱臂,站一旁,听。
 
我这锁用了才不到两年,真没必要换。加之锁的售价与上门服务费,要好几百呢。正为难,修锁人开口了:“换个锁芯,不就成了?”
 
“专家”翻了翻白眼,一副不屑于搭理的神情。修锁人上前半步,一字一顿:“换个锁芯,还真能成!”
 
“专家”走了,我向修锁人很真诚地道谢。修锁人却不领情,语气咄咄逼人:“都这么熟,妹子你遇到这种事,不找我,是不相信我的手艺呢,还是不相信我的职业操守?”
 
这修锁人!连帮人忙,也帮得如此别扭!
 
这事之后没多久,我搬离了濠北路。再见到修锁人,已是十年后。那天我在电台里听到一组老歌,心念一转,决定去濠北路怀怀旧。修锁摊还在。纸板上的手机号码也还在风中飘摇。站在摊前,有种时光倒流的错觉。
 
以为见不到修锁人的。扭头一看,笑了:修锁人骑一辆电动车来了!
 
七十多了啊,还是老风流。还是扎马尾。还是说上几句,就甩一甩马尾。不过,马尾的规模与气势,已远不及往日喽。
 
“什么都好,就是收不到徒。这年头,谁愿意花时间学修锁?又耗时又耗力的。倒是有人想拜师,可他们只想学换锁!换锁好啊,又省事,来钱又快!”修锁人叹口气,“妹子,你说,我们修锁人的手艺,会失传不?”
 
回答修锁人这一问的,是离他10米的摆水果摊的老婆:“老鬼,起码你还在!”编辑:申沁宇(来源:扬子晚报)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