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世界

当前位置/ 首页/ 文化/“文”世界/ 正文

微史记 | 苏东坡在日本

 
6月15日,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四川参加活动时表示:“在日本,很多人都知道苏东坡,他把历史用诗词的形式表现出来,让人很亲切。”
 
的确,日本人对中文典籍、中国古代文化人十分熟悉,在今年日本更迭年号之时,“微史记”周刊曾专门讨论此事。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苏东坡“在”日本有哪些遭遇。
 
图片
富冈铁斋画苏东坡
 
苏东坡生年有不同的说法,但去世那年是1101年,这是确定的。
 
苏东坡诗文传播至日本的时间,最早的文献记录是他去世后50年,即1151年。但从当时的日本人的反应看,应更早于这个时间。
 
苏东坡生前就颇有文名,虽屡遭贬谪,但其文坛大佬地位不变。唐之后,中日间的来往就一直很多。苏东坡的书很快就被书商贩卖到了日本,并迅速为日本文化阶层接受。他是继白居易、元稹之后,最受贵族、僧俗喜爱和模仿的对象。
 
1151年九月廿四日,宇治左大臣藤原赖长曾记载,“大宋国客商刘文冲进奉名籍的同时,进送书籍,《东坡先生指掌图》二帖、《五代史记》十帖、《唐书》九帖。”赖长还送给刘文冲沙金二十两,给了他一份“要书目录”,委托刘文冲帮他在中国搜购图书。
 
这是日本方面关于苏东坡书籍最早的记录。
 
但在日本宫内厅,保留了一部宋本《东坡集》,系苏轼生前编定,但传入日本时间,是否早于1151年,不详。
 
此外,早在1144年二月九日,藤原赖长的日记记载,日本公卿之中当时曾有这样的质问:“何重异域之苏李,空轻我朝之山柿乎?”此处的“苏”当指苏东坡,说明那时候,苏东坡已经被日本士林所看重。
 
苏东坡在日本广受欢迎,特别在日本禅林,苏东坡的诗歌在他们那里,就有了另一种兴味——放大了苏诗中的禅意。他们甚至拿苏东坡的诗歌作为参禅的手段。据说苏东坡“无一物中无尽藏,有花有月有楼台”令日本名僧人白隐慧鹤悟道。
 
此外,苏东坡一生喜欢游历,也正合有着“旅人”情结的日本文人的口味。
 
除僧人外,日本歌人、俳人也受苏东坡的影响。江户时期的松尾芭蕉是创造市民文化的先驱,他的许多俳句中有苏东坡的身影:
 
摇扇煎茶小童/吟诵赤壁味浓。
 
我朝紫式部以山石比源氏之风姿/唐国苏居士以西湖比西施之艳丽。
 
后世的正冈子规、赖山阳、斋藤茂吉等人的诗文中都有苏东坡的影子。
 
图片
富冈铁斋画苏东坡游赤壁
 
苏东坡不光有诗文,书画造诣也不低。同样,他的这些方面的成就也被日本所看重。
 
在书法上,日本明治时代的书圣中林梧竹就是从苏东坡的诗论中发现苏东坡论书法的道理,用来指导自己的实践;苏东坡58岁时所录李白诗卷真迹现藏于大阪美术馆。
 
这里不得不提到《寒食帖》。
 
1082年,苏东坡被贬至黄冈已经三年了。也就是在这里,因为他住在河东岸的坡地,所以改了自己的号为东坡。这一年寒食节,苏东坡写下一张帖,就是被后世称为《寒食帖》的书帖:
 
自我来黄州,已过三寒食。年年欲惜春,春去不容惜。今年又苦雨,两月秋萧瑟。卧闻海棠花,泥污燕支雪。暗中偷负去,夜半真有力,何殊病少年,病起头已白。
 
春江欲入户,雨势来不已。小屋如渔舟,蒙蒙水云里。空庖煮寒菜,破灶烧湿苇。那知是寒食,但见乌衔纸。君门深九重,坟墓在万里。也拟哭途穷,死灰吹不起。
 
行书17行,120余字。诗意苍凉。
 
该帖后归入清宫。咸丰十年(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该帖流落民间。1922年《寒食帖》流入日本,为日本收藏家菊池惺堂购得。1923年9月,日本突发东京大地震,菊池家也遭了殃,所藏名人字画几乎被毁一空,但他冒着生命危险,从烈火中救出此帖。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国民政府外交部长王世杰以重金购回,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
 
苏东坡有一砚台名蝉叶砚,也在日本。日本著名画家富冈铁斋曾用过它画画。这位画家以画苏东坡事迹而闻名。
 
明治维新后,日本的民众教育得到了更大的普及,学校的教材也相对得到了统一。在这些课本中,苏东坡的身影依旧活跃。历史学者孟宪实在日本看到一本1987年出版的高中教材,里面收有苏东坡两首诗。而在讲解赤壁之战的历史时,有的日本教材还会将苏东坡的《赤壁赋》作为参考材料。
 
苏东坡一直被世人所喜爱,他的魅力不仅局限于文人圈层。喜爱他的日本人,曾在20世纪初举办五次“寿苏会”纪念他;而对日本普通民众来讲,他们早就吃上了东坡肉。
 
扬子晚报/扬眼记者 臧磊
 
资料来源:《苏东坡在黄州的千秋功业——以其诗文、禅学思想对古代日本的影响为中心》 郝祥满 陈静 《文化发展论丛》 2016年第2期;《“沧海何曾断地脉”——苏东坡在日本的影响》李占东 王相林 《黄冈师范学院学报》 1985年第2期;《日本课本中的中国内容》 孟宪实 《内蒙古教育》 2011年第2期。

我要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