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财经/财经新闻/ 正文

唐宁:未来10年家族传承的需求将极其迫切

唐宁:未来10年家族传承的需求将极其迫切

华夏时报(www.chinatimes.net.cn)记者 林晓 厦门报道

中国民营企业正好进入创一代和创二代的接班节点上,家族传承问题是最近几年的热词,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而对于当下的中国经济而言,民营企业的传承不仅是家族财富的继承问题,而且攸关中国经济转型的成败。

10月23日,在厦门举办的2019宜信财富传承峰会,宜信公司创始人、CEO唐宁接受包括《华夏时报》在内的几家财经媒体的采访,他认为家族的传承除了财产事业的传承外,更重要是价值观和精神的传承,其中家族信托等模式将会在未来十到十五年越来越普遍。

记者:为什么说家族企业的传承成为当下中国企业家必须关注的问题?

唐宁:我认为家族传承将是未来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中国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所掌握的一百万亿财富在未来十年将会发生重大结构性变化,即易主、易手,由一代传到二代。15年之前没有这个需求,未来的10年、15年这个需求将极其迫切。

家族传承的问题对于我们的下一代,甚至下一代的下一代都是一个关键的决策。

首先是企业的传承。我们的很多客户从事创业、企业相关的工作,财富来自于40年的改革开放。而五年之后将有越来越多的中国民营企业,由专业的董事会进行治理,能够保证民营企业家把“班”交到二代手中,二代也不必然是一个最合格的总经理,完全可以通过做董事长,而不是总经理的方式继续把企业管理好。

其次,如何做好企业治理方面的提升优化,比如数字化重塑。五年之后企业不再有互联网、非互联网之分,或者数字化企业、非数字化企业之分,因为非数字化、非互联网的已经不复存在,剩下的企业必须是数字化的,必须是科技驱动的,必须是线上线下相结合的。所以,在未来五年当我们谈如何把企业做下去,传下去的时候,数字化转型、数字化重塑是重要议题。

其次就是要么整合要么被整合。未来中国一个非常明显的趋势就是:要么做行业的整合者,要么卖给行业的整合者。这也是一代企业家要做的关键决策。过去中国企业家创一代非常不情愿卖自己的企业,但分化将是未来五年以及相当长时间的趋势,不可逆转。

记者:那么在家族传承的过程中,家族信托能够做什么?

唐宁:从资产的传承来看,五年之后,家族信托的设立将会变得非常普遍。这是个必备的工具,是个标配。资产配置将会大行其道。当我们说投资理财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资产组合,不是某个具体的产品,当风控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风控的顶层设计就是资产配置,而无其他。

母基金从五年之前籍籍无名,被很多市场参与方不理解,到今天成为中国金融供给侧结构改革的重要推动力,为中国的科技创新提供长期资本。用母基金的形式进行高风险的投资、长期投资、另类投资是高净值人士试水这些资产类别的最佳方式。

其实在家族传统中,价值观的传承,精神、理念的传承,才能让下一代在没有企业、没有钱的情况下还能做得比上一代更好。因此,未来五年公益慈善将会非常流行,将会有越来越多的高净值、超高净值人士把公益慈善作为他们资产组合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国际最佳实践证明,一代和二代之间弥合代沟,一起能够心与心相通地交流,最好的答案就是做公益。

记者:你建议高净值人群拿出资产1%做公益这块项目,这块我们有没有提前做部署,1%主要用于哪些项目,或者有没有提前计划?

唐宁:这样的项目当然很多,比如精准扶贫,乡村振兴、乡村教育等等。宜信目前和一家非常棒的做乡村教育的慈善公益机构“红会教育”有合作,我们也有客户参与到帮助赋能于乡村教师的项目之中。对于客户而言,第一步在资产组合之中明确的有这样的配置,这本身是一个进步,能否把配置投得非常高效是另外的问题。客户本身就是优秀的企业家,优秀的投资者,其实就是把稀缺资源投到产生最高回报的地方,追求的是社会效益回报最大化。

影响力投资也是企业家传承很好的工具。影响力投资具有财务回报,战胜通胀应该没问题,但更重要的是影响力投资除了财务回报之外还有社会回报,有可能财务回报是6%,但是社会回报是60%、600%。影响力投资既是您资产配置的重要考量,也是二代开始学习投资的一个较好的进入路径。因为如果您给他钱就去做高风险的投资,一旦失败就会让他信心受挫,您的信心也受挫。影响力投资好一些,就算财务回报没得到,至少做了好事了,所以从国外最佳实践来讲,很多二代学金融,学投资都是从影响力投资开始做起来的,我们也会率先在中国推动面向高净值客户和我们的二代在影响力投资方面的一些实践。几个月之前,美国主流大企业的CEO们聚在一起,他们谈论资本主义2.0,指不再以股东利益最大化为第一位的诉求,而是更要考虑社会,考虑生态圈的各方面的利益最大化。一方面要考虑商业回报,一方面考虑到绿色环保,还要考虑企业治理,考虑到社会价值等等。如果您跟您的二代能够一起做好事,能够给他机会做影响力投资,同时他接您的班能够把企业的社会责任担当做到位,将会是非常棒的价值观传承的纽带。

记者:现在也有一些财富管理机构在做家族传承的行业标准,您觉得现在机构应该去领头做行业标准吗?

唐宁:整体感觉财富管理行业是一个高难度的行业,需要有高水准的机构。我认为顶级财富管理机构应该具备以下几个核心能力:一个是国际化的能力。不管是什么出身,包括在银行类、券商类、信托类,比如宜信财富是第三方独立财富管理机构,在强监管的大环境下,合规越来越不是主要的问题。

未来他们的专业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件事:国际化能力、投资能力、科技能力、传承服务能力等。从国际化能力而言,客户的企业、资产、家庭都是一个国际化水平越来越高的存在。那么服务他们的财富机构必须是有高的国际化水平。就投资能力来说,因为越来越进入高难度的投资,高风险、周期较长、锁定期长,当进入资产类别难度加大的时候,投资能力非常重要,绝不是一个代销的概念。

如果我们在相当长时间里只具有代销的功能,难以难服务好客户,因为客户自身的专业性还不高,我们有些客户经理也相对比较年轻。美国、欧洲都是四五十岁、甚至有八十岁的理财规划师,而我们这都是二三十岁,他们讲也讲不对,客户也不能理解,如果只是代销的概念,纯粹就是有点胡说八道。所以一定要有强大的投资能力,要识别出真正优秀的、同时与客户的风险偏好相匹配的投资经验相匹配的产品,体现在组合投资上。三是科技能力,四是综合具备服务能力,我主要看这四个能力。

记者:现在的二代所面临的经济社会发展阶段,自己的思想认识跟一代都很不一样,怎么保证能延续性?

唐宁:目前企业家二代有一些明显的优势,国际化水平高,科技范更强,对于金融、资本的利用更有知识更熟悉。他们也更加适合于面向未来越来越规范的市场。而创一代中很多人的成功是建立在一些不可复制的机会上的,在一个凭本事创造价值的时候,可能创一代的一些做法反而不灵了,这也是现在很多人很难转过来的原因,反而二代倒是有这方面的优势。二代不像一代有些勤奋刻苦是逼出来的,但是在美国上学也挺累的。二代表面看起来好像跟60后,70后所谓的大公无私,先人后己、奉献精神等等不是那么的匹配吻合,他们对很多事情也不是那么一上来就关心,但是我感觉真正遇到它们自己感兴趣的,遇到发自内心在意的事情,它们的责任心、担当就会非常到位。而且他对于社会应该更好,有更高的标准,比如他会要求买衣服的商家必须是环保的,必须是达到相当高社会用工准则的。其实他们一代人有一代人的特点,并没有对错的问题。

记者:你认为未来中国企业家在传承方面应该做好哪几件事?

唐宁:第一、企业五年重塑,数字化转型,数字化重塑,五年之后的企业跟今天将应该有重大的不同。第二、开始用科学的、先进的方式进行二代培养,有意识地去把他培养为掌握核心技能的创二代。第三、设立家族信托作为载体去实现资产传承、企业传承。第四、践行资产配置黄金三原则:一是跨地域国别配置。资产配置需要做到地域的多元化,本土与国际配置,发达市场与新兴市场配置。二是跨资产类别的配置。如跨股市,债市,期货,外汇等市场配置资产。三是超配另类投资。包括对冲基金、私募股权投资等。第五、投资母基金,拥抱新经济,以风险分散的方式进行投资;最后,先拿出1%的资产来做公益,1%很少很少,一百万亿的1%就是一万亿,一万亿已经比中国现在所有做公益慈善的各种机构加在一起多好几倍。这六件事是我们做好传承需要今天思考,今天行动,为未来做好布局的。

责任编辑:冯樱子 主编:冉学东

我要评论